大埔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手机号码登录

搜索
查看: 1274|回复: 4

所谓的爱(连载更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30 02:52 手机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逛了这许久,何不进去瞧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1)模糊的童年
东北的11月已经开始冷了,我的出生并没有给父亲带来多大的喜悦。上面有一个姐姐二个哥哥,姐姐取名霞,哥哥取名文,武,我自然取名为军了。在我还没有记住哥哥武是什么样子的时候他就夭折了。三岁前母亲是背着我上班的,天生爱哭闹的我和哥哥文截然相反,哥哥继承了母亲的温和谦逊总会得到父亲的微笑拥抱。姐姐大多数时间都是在不声不响的帮母亲洗衣做饭擦拭房间。姐姐哥哥和我在不同的三个学校读书,母亲天还很黑就起来做好了一家人的早饭并用饭盒装好要带的午饭。星期天姐姐照例帮母亲做饭洗衣擦拭家里,哥哥和我则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父亲上午在离家几公里外的地方开荒,下午在家门前大约二百平米的菜园种着各种蔬菜。收成越来越多父亲会用他那金鹿车子载去很便宜的卖掉。我每看到鹅晃荡的样子就想笑,鸭子住在中间的院子每天都要冲洗真是烦人,鸡在过道屋不起眼的地方不碍我事还能经常偷拿蛋去换糖吃,我最爱那只高大的黑子,它总是跑在我前面。姐姐偶尔会和邻居的几个女孩在一起织着围脖手套什么的,哥哥也偶尔和他的同龄伙伴下下棋,疯狂的我泥巴,罐头盒,弹弓,火药枪,爬房掏鸟窝什么都有我,结果就是有邻居经常去我家告状我呢就经常被父亲罚跪挨鞋底抽,一旁的母亲看着也不敢拦过后抱着我让我以后乖点别再惹事。
云山御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1 10:38 手机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所谓的爱(2)初恋

父亲不知信了谁的谣言说老毛子要炸了佳木斯的铁路大挢,86年的春天刚过我们一家就踏上了回父亲祖藉的火车。苏北的小城就那么两条主街步行走完也用不了一个小时对我来说真是无趣。父亲因没找到接收单位又回了东北,落榜两年的姐姐在老家乡里的粮管所当了会计,哥哥不想上学了年仅17的他在县招待所食堂当了学徒,母亲带着我租了一大间房子中间隔开在门口的位置给我放了一张床,这一年开始了我的初中生活。可能由于语言还不太通的原因吧三年的初中迷迷糊糊的就过来了。在哥哥的建议下我上了职校烹饪专业。坐在我前面的女同学菱留着天然微卷的长发水汪汪的凤眼眨动起来非常好看。菱的父亲是教师还担任着县侨联主席的职务总是穿着笔挺不苟言笑一副很严励的样子。菱的母亲热情好客煮的饭菜很好吃。菱的姐姐已上大三,一个妹妹和弟弟在读初中。晚饭很多都是在菱家里吃的,周日我们会骑着单车跑到很远的地方去看火车看丘陵麦浪小河流水。嫂子要生孩子了原本住在哥哥分的小房子更显拥挤了。两年的理论学习结束再开学我也面临着寻找实习单位。通过母亲那边的亲戚父亲在邻市办理了接收和退休手续,留有一个接班名额。没等开学我就和菱告别去了苏北一家很大的印刷厂一接班做了一名印刷工人。很奇怪菱哭的泪水涟涟我却没有,那一年我18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 02:36 手机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手机版
有故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 10:26 手机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所谓的爱(3)我也结婚了

三班倒的工厂生活平淡索然最开心的是周六下了早班飞快的骑上变速车狂奔92公里回去看菱。我俩走街串巷尝遍家乡小食,看电影看星空聊着学生时期的点点滴滴。周一的傍晚惆怅的返回工厂。距离的付出逐渐的使我产生了对菱的强烈依赖性思念。五年后的一个秋天的傍晚在菱的家门口菱跟我说她要结婚了,没有喜悦没有悲伤只是这么淡淡的一句。菱的父亲还是一副严厉的样子,弟妹都低头不语,菱的母亲说回去吧你们不可能了。我默默的在马路边失魂的坐到子夜菱的闺蜜和一个兄弟来了。菱嫁给了当地一个船队老板资金雄厚后来听说在苏州还买了别墅门面房还在当地投资办厂。之后的一年多时间我很少再回去。父母亲没有买房仍旧和哥嫂住在一起,实际上对于来说早已经没有了家的感觉。北厂的师傅给我介绍了南厂的一个比我大二岁的女孩玲。她是家里的老小当地郊区人家里条件挺好的,这一年我结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 02:33 手机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所谓的爱(4)飘荡的日子

父母留下来和我们共同生活,玲的性格极其内向每天就是上下班买菜做饭洗衣收拾家务几乎没有和父母聊过天,也许因此我能感觉到父母不太喜欢玲。没多久我辞职去了黑河二姨哥的公司隔三差五的给父母和一玲打个电话。也许是我在北方出生的原故边境一年有半年冰天雪地的生活使我感觉壮怀无比。大肉包子长长的油条热乎乎的辣汤,晶莹剔透的糖球狍子肉大碗酒,夏日黑龙江翻腾中夹杂着听不懂的俄语,冬日美丽的冰雕迎接着大鼻子的男男女女前来驻足。公司的翻译甚至口对口教我俄语了,无耐我怎么对人对语都不能全情投入。父亲来电说母亲病危,母亲真的病了憔悴的让我心疼。玲仍旧是默默无语我却能感到她内心的委屈。母亲被哥哥接回老家县城医院但母亲还是走了。女儿的到来父亲虽然十分不悦但还是白天屎一把尿一把的给带着晚上才交给了玲。在郊区买了玲亲戚的宅基地父亲给了些钱花光了我这些年的积蓄建了两层带院落的房子我和父亲分家了。玲带着快两岁的女儿工作日住在了娘家节假日回郊区的家里,我去了南京一家上市公司做了业务员南京上海福州广州惠州等地穿梭。随着时间的流逝业务的增长人情世故的历练花天酒地的放纵做到管理层的我却忽略了父亲渐忘了玲和女儿。深圳市场的整顿维护开发偶然认识了莲。莲微卷的长发大大的眼睛美丽的面庞活跃机灵的性格使我好像看见了菱的到来。一天中午还在午睡的我突然就接到了菱的电话,菱说了很多很多最使她受不了的是她老公出差会如鬼魅般的凌晨出现在她的床前。和菱电话联系一年多了我却始终勾画不出她现在的样子反而我和莲的关系却发生了根本的改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帮助中心|争议投诉|大埔网 ( 粤ICP备12018854号-1 )|争议投诉

GMT+8, 2018-6-20 06:19 , Processed in 0.053147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