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埔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微信登录,快人一步

搜索
精彩推荐:下载手机客户端  
查看: 971|回复: 2

[社会资讯] 我为何要写《三河坝演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2 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逛了这许久,何不进去瞧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来源:梅州日报

  编者按:今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在这个重大节点,各方唤醒红色记忆,民众激荡追梦激情。梅州作为全域均属原中央苏区的地级市,红色基因深厚,本栏自2月起便陆续收到相关文章,现选刊其中三篇,以飨读者。
  今年3月7日下午,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文明密码”栏目执行主编卜亚琳来到我家。原来,她从网络上阅读了我的《三河坝演义》一书,此行是向我采访八一起义军三河坝战役战史。她问我:为什么要写《三河坝演义》?写了多长时间?书出版后有无稿费?我简要作答:从1982年开始写,到2002年广东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历时20年,确切地说,20年里断断续续地共计写了十载;书是由大埔乡贤、深圳市宝昌利外商投资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郭荣武先生和中共大埔县委宣传部资助出版的,作者没有稿酬。
  在此,我就“为什么要写《三河坝演义》一书”的话题,回忆写书历程。
  建纪念碑,始知三河坝战役
  三河坝战役发生在1927年。那时,我还未出生。三河坝战役,可能在发生地三河坝及其周边的老人知道、青少年听过。我自1932年9月出生后至建国初期20岁参加革命工作时,从未听说过,也没有看过南昌起义及三河坝战役的书籍、资料。
  我接触认识八一起义军三河坝战役重大历史事件,始于八一起义军三河坝战役烈士纪念碑的兴建。
  1961年,大埔新任的县委书记丘克明、县长任庆然走马上任后,深入调查研究,发现1927年9、10月间,朱德军长率领八一南昌起义军3000多人,扼守三河坝,掩护主力军,在三河坝汇东笔枝尾山一带布防,与对岸(汇城)的国民党钱大钧部2万多兵力,浴血奋战三昼夜。在战斗中,八一起义军涌现出大批战斗英雄,牺牲了几百名中国人民优秀儿女。为褒扬革命先烈,以先烈事迹对全县人民进行爱国主义教育,鼓舞人民向大自然进军的斗志,1963年秋,大埔县人民委员会决定在八一起义军三河坝主战场笔枝尾山上兴建一座具有相当规模的烈士纪念碑。
  时汕头专署关心重视兴建这座纪念碑并拨款2万元。经过5个多月紧张施工,1964年4月底,完成了第一期的主体工程。此后,不断续建完善,并最终形成了今天已有相当规模的纪念碑和纪念园。
  纪念碑的正面,镏金镌刻着当年第9军军长朱德亲笔题字“八一起义军三河坝战役烈士纪念碑”。碑底基座上,刻着当年八一起义军第25师师长周士第亲笔撰写的三河坝战役烈士纪念碑的碑文。
  这座纪念碑建起后,游客陆续前来瞻仰。从此,我和全县广大干部、群众才知道八一起义军三河坝战役。
  在“路教”中
  学习宣传战役史料
  1973年秋,我受命为指导员率领县委近百名工作队员进驻三河公社(今三河镇),开展党的基本路线教育运动,为时将近一年。在此期间,不时有全国各地来宾前来参观,缅怀革命先烈,接受爱国主义教育。县领导机关授权我(时任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和工作队长陈瑞联(时任县委组织部副部长),一旦有各地领导干部前来参观学习,由我们两人代表县委、县革委陪同三河公社党委书记巫启禹一起热情接待。当时,我和陈瑞联队长在脑子里、手头上都没有三河坝战役的材料,有领导同志前来参观时,我和陈队长只是当服务员帮助提热水瓶、拿茶具,并与巫书记坐着渡船横渡韩江再步行到笔枝尾山顶纪念碑处接待来客。见面后,我和陈瑞联队长代表县委、县革委向客人表示热烈欢迎,公社巫书记以简要的战史资料作介绍,接待任务完成后,再送客人乘船而归。
  一天,我把巫书记的介绍材料借来看看,这份材料只有4页稿纸约1000多字,写得简单,是复写的,用了多次,字迹也模糊不清。我在这份材料上改了几个字,连同公社宣传委员郭东序送我的1959年8月1日发表在《少先队员》杂志上的《三河坝人民爱红军》的三河坝战役中的三个动人故事,打印350份,分发给各生产队、生产大队、公社各单位各一份,公社干部、工作人员每人一份,以此材料,在“路教”运动中对当地干部、群众、工作队员进行一次爱国主义教育,革命传统教育。
  接待“红二代”加深认识了解
  1980年初春,县委指派我负责接待北京来客。朱德之女朱敏、当年参战三河坝战役赵鎔(起义时任南昌军官教育团副官、书记长,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华北军区后勤部副部长、中将军衔)一行10多人,他们沿着八一南昌起义军南下入粤路线,查访革命史实来到大埔。在我们引路下,他们亲临三河坝战役现场和撤退后到百侯休整之地,查访朱军长的革命史实。在查访中,召开当地60岁以上老人座谈会,畅谈当年耳闻目睹的三河坝战役实况。赵鎔将军实地讲述当年战况,十分感人。后来,江西省政协副主席吕良(大埔人),将《南昌文史资料》第5辑送我一份,其中刊出赵鎔写的《南昌起义到井冈山会师》一文,内有“进军广东”“奋战三河坝”专题。
  征集党史资料写“战役”文章
  1980年冬,我被授命为兼新成立的中共大埔县委党史征集研究办公室(今改称为县委党史研究室)首任主任。在这任职期间,接触这一战役史料更广泛更多。由我安排派出八人,兵分各路在全国范围内征集党史资料。后来,我与本办陈仕金、叶治青两位同志赴福建一个多月征集资料。最后,我在省城参加党史会议后,独自乘飞机前往广西南宁,向1938年在大埔高陂任地下党负责人的李振欢夫妇征集史料。在广泛征集基础上,集中精力,分工负责编写大埔党史大事记,最后由我审定付印。
  我亲身经历以上四个阶段的接触,对三河坝战役有了较深层次的了解和认识,深感八一起义军三河坝战役意义重大。为此,我撰写了一篇以《浴血奋战三河坝》为题的稿件投送《梅江报》社,很快被采用了,标题改为《三河坝演义》且连载3天。
  坚持十载,三次出版成正果
  1982年9月,我奉命离开县委党史办,回县委宣传部接任部长职务。1988年春,我退居二线。我坚持看书看报,看电视听新闻节目,写作是我最好的伙伴,以笔当枪,发挥余热。我退(居)休后,连续编写了三本书:《大埔县宣传志》、《三河坝战役史料选编》、历史传记文学《三河坝演义》。
  《三河坝演义》这本书的写作、出版发行,经历了从三回稿6000多字增至二十回17万字、由非营利内部出版物到国家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的过程。写作出版时间很长,从1982年8月13日在《梅江报》上《三河坝演义》三回稿见报后,到2002年7月广东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历时20载,以此时间计算,平均每年才写一回,每回8000字。确切地说,这本书是写了10年,分三次出版发行:
  第一次是在大埔县文联的支持下,1993年5月,《三河坝演义》(十二回稿约7万多字)小册子出版发行2500册,著名老作家杜埃为此书写了序。
  第二次是在1997年7月三河坝战役70周年里,由刘寒同志担任本书顾问、责任编辑,由中共大埔县委宣传部以非营利出版物出版发行《三河坝演义》(12回、15万字)一书5000册。书名敬请叶选平同志题写。
  第三次是在八一起义军三河坝战役75周年里,由广东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传记文学《三河坝演义》(对原书部分内容作了适当的修改补充,增加2万多字,增加了几张彩色和黑白相片)一书3000册。这次出版的《三河坝演义》一书,规格高,质量好,设计新颖,很有特色,史实丰富,深受广大读者欢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3 01:3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3 12: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手机版
(⊙o⊙)…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帮助中心|争议投诉|大埔网 ( 粤ICP备12018854号-1 )|争议投诉

GMT+8, 2017-8-23 08:40 , Processed in 0.063584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